拆解快手733页招股书:向短视频平台的惊人一跳

原标题:拆解快手733页招股书: 比抖音先行一步的背后,是GIF快手向短视频平台的惊人一跳

对快手而言,其目前的估值已经很高,若早期股东要求赎回优先股,只能看目前的公允市值,在此情况下,上市也变得迫在眉睫。

过去两三年,短视频无疑是互联网行业最受关注的领域。经过几轮厮杀,该领域目前已形成抖音、快手双雄争霸的格局。

狂奔了数年,外界也十分好奇,短视频平台的发展情况究竟如何。而近期,抖音和快手相继传出上市消息,关于“短视频第一股”的争夺也吊足了外界的胃口。

如今,快手先行一步,11月5日晚,快手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申请。随着各项数据的披露,成立九年、从最初的GIF工具摇身变成短视频巨头的快手,也终于揭开神秘面纱。

通过733页的招股书,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出了快手在企业发展、财务、用户、股东融资等方面的核心信息。

其中关于快手的上市时机问题,有分析称其是为了抢先于抖音,但从招股书披露的内容来看,或许来自股东的压力才是推动快手上市的关键。

根据招股书,截至2020年6月30日及9月30日,快手录得两笔巨额流动负债,分别是1063亿元和1228亿元。这两笔流动负债,主要是由于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的赎回权所致。

据悉,由于该等优先股持有人可要求快手自2020年6月30日及2020年9月30日起一年内赎回该等优先股,所以快手将该等股份列入了流动负债。

按照快手此前的优先股赎回协议,自2021年1月21日、2月13日、3月15日起,快手的D系列优先股、ABC系列优先股、D-1系列优先股的股东均将可以开始赎回。而赎回价为优先股当时的发行价或目前公允市值的较高者。

对快手而言,其目前的估值已经很高,若早期股东要求赎回优先股,只能看目前的公允市值,在此情况下,上市也变得迫在眉睫。随着快手开始上市进程,招股书显示,2020年10月,快手的所有优先股持有人同意将赎回开始日期修改为2022年4月30日。

上半年由盈转亏

根据招股书,2017年、2018年、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快手的营收分别为83亿元、203亿元、391亿元、253亿元,净亏损分别为200亿元、124亿元、197亿元及681亿元。

这里需要指出的是,巨额亏损主要是由于快手的估值上涨带来的公允价值变化所导致,据披露,2017年、2018年、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快手对应的公允价值变动分别为205亿元、119亿元、199亿元和612亿元。撇除这些非经常性损益,快手的经调整利润分别是7.77亿元、1.82亿元、13亿元和负63亿元。

经调整利润在今年上半年由盈转亏,说明快手今年的成本支出要远高于往期。从销售成本来看,快手2017年、2018年、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对应的支出分别为57亿元、145亿元、250亿元、166亿元。

快手的销售成本主要包括主播的收入分成及相关的税项、带宽费用及服务器托管成本、物业及设备及使用权资产折旧以及无形资产摊销、支付渠道手续费等。报告期内,快手的销售成本占营收的比重相对平稳,基本维持在65%左右,只有2018年达到71%。

除了销售成本,销售及营销开支则是快手另外一个主要支出项。销售及营销开支以推广及广告开支为主,包括营销、品牌推广和广告活动产生的开支。

2017年、2018年、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快手的销售及营销开支分别为14亿元、42亿元、98亿元和137亿元,占总营收的比重分别为16.4%、21%、25.2%、54.1%。

可以看出,快手今年上半年的销售及营销开支出现激增,同比增长了354%。招股书称,这主要是由于营销、品牌推广及广告活动增加所致,尤其是推广快手极速版及其他应用程序的营销开支以及品牌营销活动开支增加所致。

联想到上半年快手各项大手笔的营销活动,如赞助春晚、引入周杰伦等众多明星以及进行直播电商补贴等,这部分支出的增加也就不难理解了。当然,上半年销售及营销开支的增加,也是导致快手出现亏损的主要原因。

在营收方面,快手目前主要的变现方式为直播、在线营销服务和电商。其中,直播是快手最核心的营收来源。

2017年、2018年、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快手直播收入的占比分别为95.3%、 91.7%、80.4%及68.5%,在线营销服务收入的占比分别为4.7%、8.2%、19.0%及28.3%,其他服务(包括电商、网络游戏及其他增值服务)收入的占比为0、0.1%、0.6%及3.2%。

直播收入主要来自于用户的打赏,而在线营销服务主要来自于广告。营收构成的不同,也是快手和其竞争对手抖音的一大不同之处,单从营收能力来说,直播收入过于依赖用户和主播间的互动,平台很难直接推动,所以快手近两年也在加大对广告业务的投入,今年9月,快手更是通过改版对外开放了公域流量,此举也是为了进一步吸引更多品牌广告投放。

至于电商,也是快手目前做得风生水起的业务,据披露,快手促成的电商GMV在2018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分别为9660万、596亿及1096亿。虽然电商GMV节节攀升,但这部分业务对快手营收的贡献目前仍然不高。

日活用户3.02亿

据招股书披露,2020年上半年,快手的中国应用程序及小程序平均日活跃用户及平均月活跃用户分别为3.02亿及7.76亿。此外,快手于2019年8月推出了快手主站的衍生产品快手极速版,2020年8月,快手极速版的平均日活跃用户突破1亿。

2019年6月,快手创始人宿华、程一笑曾联名发布一封全员信,提出看到快手变“慢”让他们寝食难安,并宣布快手将开启守护未来的战斗模式。而战斗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在2020年春节之前达到3亿DAU。

冲刺3亿DAU在快手内部被称作是“K3战役”,据此前有媒体报道,这场战役的关键策略主要包括两个,一个是依靠快手极速版,另外一个就是依靠春晚红包。今年2月,快手宣布日活在2020年初已突破3亿。

此外,招股书还披露,上半年快手日活跃用户在快手应用的日均使用时长超过85分钟、日均访问快手应用超过10次。

付费用户方面,2017年、2018年、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快手直播平均月付费用户数分别为1260万、2830万、4890万和6400万,快手直播每月付费用户的平均收入分别为52.5元、54.9元、53.6元和45.2元。

股东与融资

快手在2014年6月至2020年2月期间,共进行了六轮融资,累计融资额超过48亿美元。最近的一轮融资是今年2月份,快手的F轮融资高达30亿美元。

股权方面,宿华持股12.65%、程一笑持股10.02%、银鑫持股2.42%、杨远熙持股2.07%。此外,腾讯持有快手21.57%股权,为快手最大股东,五源资本(原晨兴资本)持有16.66%、DCM持有9.23%、DST持有6.43%、百度持有3.78%、红杉资本持有3.20%、博裕资本持有2.29%。

其中,五源资本是快手早期的投资人,参与了ABC前三轮的投资,而腾讯入股快手也很早,从B轮就开始参与,并从D轮以后每一轮都重金投入。

整体来看,经过多轮融资,快手的股东阵列已经十分庞大,但因为AB股架构,快手的实控权仍然掌握在宿华和程一笑手中。招股书披露,宿华和程一笑合计持有全部A类股票,其中,宿华持有55.79%A类股票,程一笑持有44.21%。

另外,腾讯除了是快手的大股东之外,其与快手之间还有着极为密切的业务往来。据披露,快手与腾讯的业务合作主要分为三部分,分别是营销及推广服务、云服务及技术服务、支付服务。

其中在营销及推广方面,快手和腾讯是相互提供服务。2017年、2018年、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快手向腾讯支付的营销及推广服务费分别是10万元、2930万元、1030万元和570万元,而腾讯在2018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向快手支付的服务费分别为1140万元、3.02亿元和3.37亿元。

在云服务及技术服务方面,2017年、2018年、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快手向腾讯支付的相关服务费分别是2.09亿元、6.31亿元、8.14亿元、7.56亿元。招股书称,这部分费用的增长,主要是由于快手的用户流量增加及整体业务增长所致。

在支付服务方面,2017年、2018年、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快手向腾讯支付的支付渠道手续费分别是5900万元、1.41亿元、2.19亿元和1.84亿元。这部分费用的增长,主要是由于快手电商业务增长及直播业务整体扩张所致。

GIF快手转型短视频平台

快手的发展可以追溯至2011年推出的GIF快手,GIF快手是一个供用户制作及分享GIF动图的APP;2013年,GIF快手转型为短视频社交平台,正式变成了现在的快手;2016年,快手推出直播业务。

现任快手联合创始人、执行董事兼首席产品官的程一笑,是GIF快手的创办人。创办快手之前,程一笑曾先后于惠普、人人网任职。

目前,程一笑在快手负责产品相关的事务,包括开发新应用程序、产品迭代、开发新应用程序功能及用户界面优化。此外,程一笑还领导快手的新业务孵化(如电商及网络游戏)、生态系统的维护及发展,以及负责战略投资及收购。

在产品理念上,程一笑是原创内容的倡导者。从GIF快手上线以来,程一笑便制定并坚持产品中不得嵌入转发或转帖功能的政策,旨在鼓励用户发布原创内容。招股书显示,快手应用上的内容创作者占平均月活跃用户比例约26%,截至目前,快手内容库已包含260亿条短视频。

而现任快手联合创始人、执行董事、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宿华,其实是在2013年11月才加入快手。宿华2005年从清华大学毕业后,先后在谷歌中国及百度集团担任工程师。

在《快手是什么》一书中,快手早期投资人张斐表示,2013年,当时的GIF快手遇到了三个发展瓶颈,分别是转型、融资和团队。关于团队方面,张斐建议程一笑找一个CEO来和他互补,对此,程一笑也深表认同。

张斐表示,宿华和程一笑,一个懂技术,一个懂产品,是很好的组合,而为了吸引宿华加入,当时的晨兴资本和程一笑团队分别稀释了一半股权,拿出50%给了宿华和他的团队。

宿华的加入,对GIF快手转型短视频平台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随后,其带领团队大幅改进内容推荐应用的算法及引入人工智能技术,帮助快手实现了更高效及更具个性化的内容推荐。

目前,宿华主要负责快手的战略及关键决策,包括战略方向制定、业务管理、业务创新、技术、研发、企业文化、公关宣传、政府事务、财务、法务、商业化、人才招聘及海外拓展。

截至2020年6月30日,快手共有16387名全职员工,其中,研发人员有5127名,占比31.3%。

2017年、2018年、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快手的研发开支分别为4.76亿元、18亿元、29亿元和23亿元,分别约占同期经营开支的23.1%、26.8%、21.5%及13.6%。

招股书显示,营业记录期间,除对快手平台的频繁定期优化外,快手的研发团队还开展了多个重大研发项目,并成功开发了个性化内容推荐系统、多个深度学习及强化学习算法、可快速扩缩容的混合云计算平台、增加特效等功能作为内容创作的工具、人工智能媒体处理和直播源站系统及先进的内容分析系统等。

截至目前,快手已于中国注册967项专利、864个软件及其他版权、3395个商标及928个主要域名,于海外还注册了455个商标。此外,快手在中国还递交了2711项专利及1193个商标申请,同时于海外递交了333个商标申请。

发展至今,快手并未持有任何自有物业,而是通过在中国租赁61项物业用于经营业务,总建筑面积约19.77万平方米。其中,快手的总部位于北京,并于中国、美国、印度、新加坡、印尼及巴西的26座城市有办公室。

在上市之前,快手主要以股东注资、发行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所得现金及经营活动所得现金满足营运资金及其他资金需求。截至2020年6月30日,快手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57亿元。

(作者:白杨 编辑:包芳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