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08到2022:东京奥运更加强调男女平等 开幕式点火方式引人好奇

北京时间7月23日,《体坛周报》副总编辑曹亚旗、中新网体育总监卢岩做客搜狐体育奥运会特别节目《从2008到2022》,与网友畅聊东京奥运会开幕式台前幕后的一些热点话题,并分享对于东京奥运会开幕式一些新概念的理解以及对火炬手和点火方式的大胆设想。

主持人:在奥运会开幕式里面有很多环节是官方必设的环节,比如升起五环,代表团系入场等,都是固定的环节,如果有一些缺失让大家感到遗憾。这次奥林匹克的格言也发生了变化,加了一个together,有人说更团结,那么团结和更团结有怎样递进关系?高、快、强有递进关系,团结只有团结何不团结,什么叫更团结?请曹老师来解读一下,为什么把together放到更快更高更强里面?

曹亚旗:字面意思更直接准确大家觉得是在一起,为什么现在翻译成更团结?跟之前奥林匹克那句名言,更快、更高、更强有一个衔接。另外一点,IOC和巴赫在禅师together里面英文里面有另外一个词,那个词的直接意思是“团结”,用这样一个词阐释together,中国翻译成更快、更高、更强、更团结,这样一个衔接。实际together提出来在疫情导致现在整个世界面临这样一种窘境困局,包括本来去年举行的东京奥运会被迫延期。很多名将退役,包括疫情临时也有很多运动员无法来参加,生命中最重要的比赛都失去了,号召大家团结起来抗击疫情。我们知道去年很多单项比赛在疫情下面临很大困境,运动员也是一样,没有办法正常比赛,赛事不举行,包括赞助商的广告权益无法保障,很多人的生存面临危机,需要大家团结起来共渡难关,这个词去年提出来今年国际奥委会得到全票通过,国际奥委会把它定义为团结,就没有翻译成“在一起”,为了顺手,变成“更团结”。

主持人:这么一个演变的过程是有一些渊源的。除了这个格言之外,开幕式包括整个奥运会上都会有其它一些改变,尤其强调性别上的平等。这次建议,有的国家涉及到本身的宗教和历史习惯问题,可能不会有女选手来参加奥运会的比赛,奥组委和IOC建议代表团采用两名旗手一男一女,比如中国就是朱婷和赵帅,您如何看待通过这种方式来强调性别平等,对于整个女性在运动中所发挥的作用和对于他们成绩的取得能够起到的提升作用。

卢岩:国际奥委会和多个部门的倡议其实有它的积极意义,体现出整体国际主流的性别平等大的潮流大的趋势,这个应该得到认可和认同的。在体育上性别平等并不是在国际奥委会或者在奥运会上的专属,以网球来说,很多年前呼吁同工同酬,性别平等可能一方面在于我们共同举一个旗子入场,这是一个价值观上的认可,更多作为体育来讲,更多是一个商业行为或者和市场有关的行为,同工同酬我觉得更能够反映所谓性别平等的诉求。

主持人:我之前想过同工同酬的问题,但是我觉得有一个想不明白的地方,比如说巴西女足要求跟男足同工同酬,但是她们所能给协会带来的收入是不等的,巴西足球水平很高。这一点放到中国女足和中国男足可能是相反的,女足应该要求工资比男足还高,如果纯按成绩来说,我这种说法不太科学。曹老师怎么看这个问题?

曹亚旗:换个角度说,说到金牌的话,每枚金牌每名运动员的付出是一样的,没有拿到奖牌的运动员,没有站上领导台的运动员他们付出更多更大。同工同酬层面,没有拿到相关的荣誉,包括金钱的回报,收入方面的回报,很难去同酬。考虑到不同项目的影响力,受青睐的程度,这个区别又是非常大的。你再呼吁同工同酬,像刚才提到网球,ATP和WTP是分别运作的,球星对民众的号召力对于品牌的号召力是有差别的。这是市场的选择,是民众的选择,不太好去用一刀切去判断。我们呼吁大家平等,绝对都是公平的,尤其在经历男子项目、女子项目都是一样的,最终决定他们能获取多少回报,荣誉只是一方面的回报,这个在很大程度上相对是均衡的,你能获得的荣誉奖金方面的差距非常大,这是市场选择的,不是靠一个国际组织强行说我们往这个方向走就能够完全去扭转的。奖金上给予大家同工同酬,从组委会的角度,女单金牌和男单金牌是一样的,但是运动员走到社会之后,获得的市场回报是不一样的,国际奥委会无法平衡这方面的东西。要经历市场的考验,以及要一代一代在体育范围内或者其它领域内需要不同的人和事件来让规则制定得更完美更完善一些。随着大家意识能够认可这种观点,并决定支持这种观点之后,做出一个更理性更科学更公平的选择,从他们得到赞助方面来说,同工真是可以很快做到,但是同酬确实还是挺难的。

主持人:我再重申以下,我们提到的同工同酬并不仅仅是指男高女低的情况,很多领域也有女高男低。比如说奥组委包括IOC在摄像的时候,现在已经向女运动员方面做一定的倾斜,比如足球项目在1900年就有男足比赛,一直到上世纪90年代才有女足的比赛,慢慢把女子运动引进来。现在女资项目花样游泳和艺术体操以后会不会让男子也参加到这个运动里面?这块涉不涉及到性别平等的问题?

卢岩:您刚才说到的这个疑惑我也有,曹老师刚才讲所谓同工同酬也好,男女平等是一个美好的愿景或者倡议,希望能够奋斗的目标。对于具体的操作来讲,还是不能形而上学,否则是不是如果按照百分之百的平等,是不是竞技体操应该有男子平衡木、男子高低杠。

曹亚旗:项目属性决定了有些项目就是男性化能够把它的力量、美感发展到极致,有的是女性。这些项目上,你努力去发展比如混合项目让男子像花样游泳世锦赛尝试男女参加,对于这个项目是好是坏,目前起码得不出一个结论。另外,很多比赛我们看到有单项比赛的话,很多比赛其实现在是把男单放到最后一个比赛项目中。从这个角度来说,是不是也应该做出一些改革?需不需要做出一些改革?有没有必要?短期内无法得出特别完善的让所有人都信服的规章制度出来,这个还比较难判断的。

主持人:像卢老师所说的,这个领域的讨论多少有点形而上有些教条。最重要的是大家在心里真正尊重女性,而在工作的机会、工作的选拔、人员的选拔,比如在男足比赛的这么多裁判里面,你如果觉得有一位女裁判应该承担这样的职责,她也可以承担这样的职责,就可以忽略到她的性别属性,而让所有无论什么性别的人都能够有一个平等的条件投入到自己所热爱的事业和工作当中。有这么一个基本的理念,其它的东西就能够迎刃而解。两位觉得东京奥运会开幕式火炬的点火有没有可能是一男一女?现在提倡性别平等。

卢岩:很有可能,连旗手都是一男一女,点火最后一棒可能是一男一女。主火炬塔和体育场比较远,这个火炬传到最后一棒火炬手,从体育场点燃在很远距离的主火炬塔还是要费一番心思的,估计今天晚上11点才能揭开这个迷团。

主持人:每届奥运会主火炬手是谁非常保密,出现过最后人选被提前披露所以临阵换将,1988年汉城奥运会当时本来选的是孙基祯的,夺得柏林奥运会马拉松金牌的人,结果被日本媒体提前披露,后来改成其他几个人。对于最后一棒火炬手,曹老师有什么期待?

曹亚旗:这里面是两个概念,分开来看,我倒觉得以后的奥运会可以建议一下,像传递火炬的火炬手包括点燃圣火的火炬手不妨提前公开一下,但是点火方式可以保密,这样可能更好一些。省得大家猜来猜去,到最后有时候提前被曝露出来,临阵换人,弄得很被动,不如大大方方提前公布,但是点火方式可以保密。我对东京奥运会比较期待,现在提倡科技改变,卢老师也提到了,距离比较远,是不是最后点火的方式会在科技的层面上给我们展示比较奇特的点火方式,这种情况下点燃火炬这个人也可能是一个出名的运动员,也可能是现在考虑到下一代这个概念,因为东京奥运会64年举办过,有一个传承,也可能是一个小朋友,也可能是日本的动漫形象,或者用一种科技的机器人,都有可能。既然没有公布去猜的话,各种可能性都可能存在,我好奇的是最终的点火方式。

主持人:有没有可能再让某位成就很高的运动员绕着体育场跑一圈,那个难度很大。如果真有卡通人物或者像铁臂阿童木之类来点个火也很有意思,不知道铁臂阿童木是什么性别,机器人……

曹亚旗:机器人没有性别。 (搜狐体育 李博譞)

发表评论